深圳湾红树林湿地面临的威胁与应对策略
#formatDate(2013-02-25 03:46:42.0)
 

1.引言

湿地既是一种资源,也是人类生产生活的环境。因为如此,人类在享受湿地带给美好环境的同时,却也在不断的干扰甚至伤害着它,造成大量的湿地遭受破坏或处于严重退化的状态。据IUCN估计,全球已有50%的湿地生态系统从地球表面消失。在欧洲现有的318处湿地中,只有58处尚处于未被危害的自然状态。在亚洲,马来西亚危害的范围最大,达到86%,其次是孟加拉国为82%。在我国,湿地同其它生态系统一样也遭受了严重的干扰和破坏。红树林湿地作为湿地类型的一种受害最深,据资料统计,我国海岸湿地被围垦的面积达119h,大面积的红树林遭到破坏,从上世纪50年代的5h,减少到现在的不足2h。可见珍惜的红树林湿地资源还在遭受严重的威胁,其威胁主要来自于人类对它的干扰和破坏。

2.红树林湿地面临的威胁

红树林湿地资源同其他资源一样既珍贵,又十分有限,一旦遭受破坏,再重新恢复非常困难。红树林湿地生态系统在没有自然灾害和人类干扰的情况下,依靠自身调节能保持相对的平衡状态,当受到外来干扰时能通过自我调节可恢复到初始的稳定状态,一旦外来干扰超出它的承受限度时,这种动态平衡就会被破坏,造成整个生态系统秩序紊乱,严重时会给人类的生活生产带来诸多麻烦,最终让人类自己来承受这种灾难带来的后果。

深圳湾湿地是我国南方地区的重要湿地之一。从行政管理归属分为福田红树林湿地与香港米埔湿地两部分,但从地缘上同处深圳湾,隔水相望,共同形成了完整地红树林湿地生态系统;1997年香港米埔自然保护区成为我国第七块列入国际重要湿地名录的湿地,接受《拉姆萨尔公约》的保护。而福田红树林自然保护区至今尚未加入。对深圳湾湿地面临的种种威胁,也许有人不以为然,甚至不为人知。其实,这片湿地正在不知不觉地遭到多种已有或者潜在的外来因素的干扰和威胁。主要来自于以下六个方面的威胁。

21.水环境污染。未经处理的生活、生产用水经流深圳河与凤塘河直接流入深圳湾湿地,是造成深圳湾水环境污染的主要原因,在污染物中,生活污水、工业废水、海上石油污染以及固体废弃物是主要污染源。珠江水污染状况也波及到深圳湾的水环境,但程度相对较轻。

22.泥沙沉积。深圳湾泥沙沉积除来自于深圳河和凤塘河上游水土流失外,混黄的珠江水质加速了泥沙沉积的过程。城市发展,大规模的填海造地工程也给深圳湾湿地环境带来很大威胁。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到本世纪初,已经填埋了大片深圳湾湿地,使其面积锐减,造成包括水环境和湿地生物在内的多种生境状况发生改变。有人预言,如果对这种情况不予干预和控制,任其继续发展,若干年后深圳湾湿地也许已不是湿地。是否危言耸听,但不可小视。

23.光与噪音、废气污染。光与噪音、废气污染是人类进入现代文明社会之后,城市发展过程中的一种必然。滨海大道自2000年通车以来,机动车流量逐年增加,造成强光、噪音和尾气昼夜持续性的污染。高强度持续的光与噪音和尾气污染严重损害了鸟类的栖息环境。

24.人为干扰。深圳湾湿地位于市区腹地,更易受到城市居民生活、生产活动对湿地的干扰,作为河口湿地,海洋捕捞是对湿地生物资源的最大威胁,从事渔业生产的渔民,在深圳湾近海以至进入深圳湾湿地进行捕捞作业,是对鸟类栖息地食源的一种掠夺,有人把它称之为“人、鸟争食”现象,无论从何种角度看,都是对鸟类生存环境的挑战,远期必然破坏其栖息环境。

25.生态入侵。在湿地生态系统中,盲目增加一个物种或者人为减少一个物种,都有可能使生态平衡遭受破坏。已引入保护区的海桑和无瓣海桑外来红树品种,种植已有16年,近一、二年来,海桑与无瓣海桑幼苗有扩散趋势,会否对本地乡土红树植物造成危害,进而发展为生态入侵?令人担忧。

26.病虫害频发。受害的树种主要是白骨壤,在每年5月份前后是由一种鳞翅目的昆虫大量啃食白骨壤的叶子,整棵树甚至连片树的叶子都会被吃光,严重时有植株枯死的情况发生。

3.环境问题对湿地生态的影响及后果

威胁红树林湿地生态平衡的因素有自然和人为因素两种。自然因素主要是因天灾等不可抗逆的原因而对湿地资源的破坏,如洪水侵蚀、旱灾、地震、台风、山崩、海啸等。而人为因素则是人类的生活、生产活动对湿地造成的破坏,如未经处理的排水、化学污染、乱捕滥捞、填埋造地等。显然深圳湾红树林湿地面临的威胁主要来自于人为因素,也被称之为第二环境问题,第二环境问题会给深圳湾的湿地生态系统带来哪些负面影响呢?笔者认为,概括起来大致有两个方面的影响。

31.造成深圳湾湿地环境因素发生改变。城市的废水、废气、废物排入凤塘河、新洲河或深圳河,再源源不断地流入深圳湾湿地环境中。深圳河虽然经与香港特区政府联手治理过,但效果仍然不够理想,而新洲河与凤塘河虽正在进行治理,着手清理河道,铺设排污管道,建设净化设施等项目,但能否达到预期效果需要期待。还有大规模的填海造地工程,对深圳湾湿地带来的压力很大,这些因素都会造成湿地环境质量恶化,产生近期与远期的负效应。当然,深圳湾湿地环境变化是个渐进过程,如果湿地状况不能依从人们期望的方向发展,甚至长期得不到改善而持续恶化,长远这种负效应就会显现出来。所以,深圳湾湿地环境状况的改善主要取决于人们的行为活动。

32.造成生物种类发生改变。在保护区开展生态修复工程,大片鱼塘、基围被改造,使整个鱼塘的内环境发生改变,土壤基质遭受侵扰,原有生物群落不同程度受到伤害。生态修复完毕后,一些优势生物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性生活,能恢复到初始状态,而另一些弱势生物就需要较长时间才有可能得到恢复,但对那些本来就很脆弱的生物来说,因为无法适应鱼塘改造后的新环境,从此有可能永远消失。所以,开展生态修复或者引进外来物种,会使生物种类发生改变,在产生正效应的同时,也有可能产生不可逆转的负效应,利弊同在。由此可见,环境因素会直接改变生物种类。

4.应对策略与措施

多种因素对深圳湾湿地的威胁已是不争的事实,如何面对、怎样消除这些影响和威胁无法回避。笔者认为,深圳湾湿地的环境整治应从宏观与微观两个层面着手进行,可采取先易后难、先近后远的应对策略逐步实施。在措施上,应从下述六个方面展开。

41.治理环境。环境治理是改善深圳湾湿地环境的当务之急,要着重开展三大问题治理。一是从根本上、源头上切实解决包括河流在内的水环境的污染问题。水污染问题一天得不到解决,湿地生态系统的威胁就无法减压。开展科学、有序、系统的水环境治理是治污的有效手段。科学规划,明确任务、提出目标,限期完成治理并达标,应由政府强制推行。二是加大力度治理泥沙沉积过快的问题。泥沙沉积主要是上游水土流失造成,解决这一问题的途径,应通过加大上游环境整治及河流沿岸的植树造林提高植被覆盖率来实现。通过立法,严格填海工程审批手续,限制填海项目,依靠严格执法有效控制深圳湾泥沙的沉积过程与速度。三是降低灯光与噪音、废气污染程度。可在滨海大道红树林段现有隔音墙的基础上将其隔音设施东沿至自然保护区三角地带,能有效降噪,弱化机动车光源;对司乘人员加大宣传环保驾驶的理念,在过往红树林路段时自觉放慢行驶速度,打开低灯,为保护鸟类栖息环境创建一条环保路、生态路。

42.杜绝人为干扰。减少人为对深圳湾湿地底栖动物的干扰,确保水鸟食源地安全。为避免“人鸟争食”情况发生,可采取“疏”、“堵”并举的方式管理。“疏”,就是教育从业渔民不要进入保护区湿地捕捞作业。要解决“疏”的问题,一方面,政府要关心渔民的生计困境,帮助渔民转向从事其他行业,使他们生活有出路;另一方面,为他们提供支持,引导其向深海捕捞发展。“堵”,是对不遵纪守法、擅自进入湿地内甚至保护区内进行捕捞作业的不法人员进行严厉打击,确保湿地资源安全。

43.防止生态入侵。在决定引入外来物种时,就应考虑会否发生生态入侵,不能因为引入了外来物种而危害本土物种的生存环境。目前福田红树林保护区外来物种有2种,一种是有害植物(也称植物杀手)薇甘菊,可通过药物防除、人工拔除及生物防除的方法进行防治。另一种是引种的外来红树植物海桑与无瓣海桑。自1993年引种到福田红树林后表现良好,近几年幼苗有扩散的趋势;为防止生态入侵的发生,建议启动三项工作。一是加强持续监测。关注幼苗的扩散动态,尤其要加强凤塘河口、深圳河口以及红树林核心区域的监测,做好相关预警工作;二是及时清理扩散幼苗。对当年生的幼苗一经发现应及时进行人工清理,对扩散到重点区域的幼苗要发现一株,拔除一株;三是尽快启动海桑与无瓣海桑生态入侵项目课题研究。

44.防治病虫害。目前主要是白骨壤虫害严重。采取的防除方法有两种。一是利用生物导弹技术开展虫害防治;二是不断改善红树林湿地生态环境,吸引鳞翅目昆虫的天敌入住红树林,以阻止虫害的继续蔓延和扩散。

45.申请加入国际湿地组织。香港米埔自然保护区和福田红树林自然保护区同处深圳湾,是融为一体的红树林湿地生态系统,前者已于1997年与国际湿地组织签订了《拉姆萨尔公约》,成为国际重要湿地缔约者。而深圳福田红树林自然保护区更有必要和理由申请加入该组织,分享国际湿地组织对红树林湿地的关注、支持与保护。

46.建立联动机制。加强与港方的联系与交流,凡涉及深圳湾沿岸的工程项目建设,都应建立深港合作与信息互通机制,及时交流、评估项目建设可能对深圳湾湿地环境的影响,做到信息互通、携手合作、共同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