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构建中国排放权交易市场?
#formatDate(2010-06-02 02:46:14.0)
 

    污染物排放权交易涉及一级市场与二级市场。一级市场是指排放权的初始分配,二级市场是初始分配后的自由交易市场。排放权的初始分配方式可分为市场机制与非市场机制两大类。市场机制的初始分配主要有公开拍卖、租赁;非市场机制的初始分配包括无偿分配(如依历史排放水平)和随机分配(如抽签)。相对于一级市场而言,二级市场是排放权的交易市场,是实现排放权优化配置的关键环节。
  依交易标的不同,二级市场交易可分为配额交易与项目减排额交易。配额交易一般是在总量控制的前提下进行的,交易主体交易的标的是政府分配的排放配额,如京都框架下的ET即是基于配额的交易体系。项目减排额交易是基于项目所获的经认证的减排额的交易,如京都框架下的JI和CDM则是典型的基于项目的交易体系。JI项目与CDM项目产生的减排量经第三方核证后,获得相应的EURs与CERs可用于抵消发达国家承诺的减排量。

 

    哪些污染物可以作为排放权交易标的?
     ■阅读提示

  可进行排放权交易的标的主要包括二氧化硫SO2、破坏臭氧层的物质(CFCs、Halons等)、重金属(汞、铅等)、COD以及温室气体。温室气体排放权交易俗称“碳交易”,其将形成当今世界影响力、交易量及交易金额都非常大的交易市场。
  可进行排放权交易的标的主要包括以下几种排放指标:(1)二氧化硫(SO2)。SO2排放权交易可应用在小范围、区域乃至全国。此外,依其所属行业排污强度的不同,可分为电力行业与非电力行业内的交易(电力行业与非电力行业之间也可交易);(2)破坏臭氧层的物质(CFCs、Halons等);(3)重金属(汞、铅等)。美国1990年修订《清洁空气法》后,在全国范围内建立了排放权交易机制,其交易产品就包括SO2、NOx、汞、臭氧层消耗物等排放指标;(4)化学需氧量(COD)。COD排放权交易制度可应用在同一收水范围、同一流域及同一区域内,但不适宜在大范围内(或跨流域、跨区域)进行交易。如上海市闵行区已经建立了黄浦江流域COD排放权交易体系,原国家环境保护总局和财政部正式批准了太湖区域COD排放权交易计划;(5)温室气体。包括二氧化碳(CO2)、甲烷(CH4)、氧化亚氮(N2O)、氢氟碳化物(HFCs)、全氟代化合物(PFCs)、六氟化硫(SF6)等,其中CO2是最广为熟知的一种温室气体,目前对于其他温室气体的计量也都统一换算成CO2当量,所以温室气体排放权交易俗称“碳交易”。
  因碳交易即将形成当今世界影响力、交易量及交易金额都非常大的交易市场,所以本文主要以碳交易市场的构建与规范为讨论内容。

 

    中国可以开展哪些工作推动排放权交易市场建立?
    ■阅读提示

  我国可以采取多管齐下的方式,通过选定区域或省市开展试点工作、建立和规范排放权交易所、出台排放权交易国家标准、建立国家登记机关、适时探索开展碳期货交易和建立碳经纪人制度等方法,在进行产业结构调整、提高能效的同时,创建灵活、有效的排放权交易市场机制。
  中国基于“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提出了到2020年碳排放强度比2005年减少40%~45%的目标。在进行产业结构调整、提高能效的同时,创建灵活、有效的排放权交易市场机制,是我们以经济、金融手段进行节能减排的创新性尝试。
  (一)选定区域或省市开展试点工作
  为摸索碳产品的定价机制和交易机制,培育并活跃市场,中国可以尝试在选定的省/地区(如天津市或珠江三角洲地区)进行“自愿强制+超强度减排量交易”模式的试点。这一模式主要包括以下企业:
  1.自愿强制减排的企业。在试点中,有一部分企业是自愿承诺进行绝对总量减排的。由监管部门根据这类企业的排放水平和区域减排标准,给自愿强制减排企业设定一定的排放额度,如果超额排放,则需购买相应的排放额度或以本地抵消项目的核证减排额(VERs)来进行抵消。通过以本地项目的核证减排额来进行抵消,促进当地减排项目的发展,提高当地的环境效益。为鼓励企业绝对总量减排,政府应试行相应的激励政策。如英国2003年12月实施的自愿性温室气体减排交易计划中,英国政府为了鼓励企业绝对减排,向自愿承诺绝对减排的企业提供了2.15亿英镑的奖励资金。
  2.超强度减排企业。在试点中,还有部分企业是进行降低排放强度及能耗强度的,如果企业超额实现排放强度或能耗强度降低目标,就可以通过申请,将超额完成的部分转换成排放额进行交易。如在英国自愿性温室气体减排交易计划中,政府对这部分企业减免了80%的气候变化税。
  (二)建立和规范排放权交易所
  从2007年开始,各省市纷纷建立起环境能源交易所、节能减排交易所、排污权交易所等交易平台。这其中有环保部门授权成立的交易所,如2007年11月10日浙江省嘉兴市建立的国内首家排污权交易机构——排污指标储备交易中心;有原有的产权交易所主导的交易所,如武汉光谷产权交易所和北京环境交易所;有当地人民政府批准建立的交易所,如上海环境能源交易所;此外,还有环保部门以外的其他机构成立的新的交易所,如中国石油集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天津产权交易中心与芝加哥气候交易所(CCX )共同设立的天津排放权交易所等。虽然各地建立相关交易所是有利于竞争的,但就中国目前的情况来看,也可能会由于平台职能重叠而造成浪费。笔者认为,可以采用“6+1”模式设立交易平台,即6个区域性和1个国家性的交易平台。政府可积极培育统一的交易市场,一方面可以保证市场效率;另一方面也有利于政府对交易所进行管理。只有在统一的市场中,环境能源交易机制才能不断完善和实现创新,整合资源,发挥出机制最大的功效。
  (三)出台排放权交易国家标准指南
  排放权交易既可采用国际上认可的减排标准,也可以制订符合中国国情的自主标准,国家监管部门可出台非强制性的国家标准指南,供企业和投资者参考。如澳大利亚与英国政府正在对VER的监管问题做法律上的探索。两国政府都倾向于订立准则或指南文件(类似于行业指导),确定相关标准来保护消费者权益(并非核证标准,核证标准一般是由中立的核证机构订立),涉及减排量计算、信息透明度与公正的定价等。以澳大利亚为例,政府成立了一个委员会来起草碳抵消的国内标准,以确保人们对VER市场的信心。这套标准将明确如何确立一个真实、额外性的自愿减排市场,核证需满足的条件,以及计算交易产品数量和确定服务标准。
  (四)建立国家登记机关
  建立国家登记机关的目的在于,为排放权交易参与者开设账户并且记录相关交易活动。登记机关应该是一个具有国家公权力的机关,但不一定是国家公权机关,在企业自愿交易的情况下,民间的有公信力的机关也是可以考虑的。排放权交易的登记系统应该是电子登记系统。登记制度的功能在于可以使排放权的准入获得权利公示,使社会公众从登记资料中获得相关信息,另外还可以衍生出监督管理的功能以及权属变动和交割结算等功能。澳大利亚的国家登记薄非常类似于淘宝网那样的电子商务网,登记系统的提供方预设约束性条款,注册者自行决定是否接受。开立账户者同时有授权代表和注册详细信息。在经济发达国家出现一种倾向,即利用排放权交易洗钱,因此要求这一系统必须披露与排放权交易有关的真正受益人以及相关信息。
  (五)适时探索开展碳期货交易
  全球碳交易市场在发展进程中,已经形成了实物交易与期货交易两种交易方式。温室气体排放额的实物交易是指交易双方为完成排放额的交换与流通而进行的交易。由于排放权存在价格变动风险,交易主体可以通过金融衍生工具,利用现货市场与期货市场的反向操作进行盈亏相抵来规避价格波动的风险。如在欧盟,EUETS机制下的排放配额(EUA)的期货交易主要是在欧洲气候交易所(ECX)、欧洲能源交易所(EEX)、北欧电力库(NP)、Powernext交易所、Climex交易所和奥地利能源交易所(EXAA)六大交易所进行的。其中ECX的交易量占EUETS总交易量的80%。碳期货、期权交易是建立在排放权的标准化合约之上的。如欧洲气候交易所(ECX)的排放配额期货(EUAfutures)的合同特征里就包含了产品上市价、合同类别、价格变化标准、交割价格、上市方式和清算机构等项目。
  目前,许多投资银行、经纪人活跃于期货市场,在实现规避价格风险、套期保值的同时,也创造了投资、赢利的机会,提高了市场流动性,促进了实物市场的发展。中国可以考虑选择在一些地区,如天津,建立排放权交易所,借鉴CCX的经验与技术,适时开展碳期货交易,探索碳产品定价规则,为中国今后在国际市场上掌握主动权积累经验。
  (六)建立碳经纪人制度
  碳交易的专业性、技术性、多边性及持续性等特点,决定了碳交易是需要经纪人制度的。一般投资者在从事碳交易时,对项目的来源、标准、认证、认购资金去向、VERs的存续等是没有能力与精力调查和了解的。如同证券经纪人、房产经纪人一样,投资者与项目开发者或企业间,需要碳经纪人的中介服务。碳经纪人需要具备极高的业务素养和专业知识,必须经过专业培训才能持有从业资格。监管机构可鼓励培育成立排放权交易协会,从事碳经纪人的培训与认证工作。